不曾听从旁人意愿来生活,错了啊?–《局别人》

先给我们讲个故事:有一个人她叫默尔索,有一天,他和朋友们去海滩游泳,午后,他们在沙滩散步,这时走来七个阿拉伯人,向他们挑战,默尔索的心上人雷蒙被她们带的刀刺伤,雷蒙非常上火,回到木屋又带着枪来到这片海滩,想要一枪崩了特外人。默尔索怕她太激动而杀人,对雷蒙说只要丰富人不掏出刀片,就无法开枪,又让雷蒙把枪给她。只要充裕人掏出刀片,就帮他把这一个人崩掉。但这三人躲掉了,他们只得无功而返。之后默尔索想四处转悠,不巧遭受了打伤雷蒙的阿拉伯人。这么些阿拉伯人躺在沙滩上,看到默尔索的时候抽出了刀子,在太阳炽热的炫耀下,默尔索一时混乱,开枪射死了她。

这是一个很粗略的凶杀案,但在加缪的小说《局别人》里,却变得很复杂。

图书封面

在默尔索杀人前,他曾接过养老院的生母过世第二天要办葬礼的新闻。

缘何是福利院传来的消息啊?平昔以来三姑和她都无话可说,默尔索要上班,婶婶一个人在家也很闹心,而且她薪水有限,负担不起妈妈的生活费用。所以她把二姑送去了养老院,在这边二姑有人看管,也能有个伴。

在辩护人们审理默尔索杀人案时,调查了她的私房生活,得知默尔索在大妈安葬这天表现得无动于衷。

按照常理,大姑过世,作为外外甥应该伤心,应该哭泣。但在小姑葬礼这天,他从不流泪。当然她也很爱她的母亲。只是那是他的个性,这天他太累了,身体上的乏力烦扰了他的情丝。即便他不愿意岳母死去,但她深知人总是难逃一死。

她说:“所有身心健康的人,都或多或少考虑期待过自己所爱的人的辞世。”

这是理智的,即使大家大部分人都做不到坦然面对。

但正如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村子,在他夫人死后,“方箕踞鼓盆而歌”。

这是面对生死的一种超然通透。

《局别人》中的律师分明无法精晓默尔索,他要求默尔索在法庭时要说是决定住了祥和的悲愤心境。出乎意料,默尔索拒绝了。因为这是假话,他不可以掌握大姨死亡自己的心理和杀人案有什么关联呢?律师听了之后很生气地偏离了。

预审法官拿出十字架,想要默尔索对着上帝忏悔、痛哭流涕,但默尔所直言他不信上帝。

在重罪法庭最终两次审理中,庭长在对证人的讯问过程中查获,默尔索在阿姨葬礼这天抽烟、睡觉、喝了牛奶咖啡,他觉得一个外外孙子在面对三姑遗体应该对这多少个加以拒绝;接着又意识到默尔索在大姑葬礼的第二天和女友上床,看滑稽电影,他认为这多少个行为简直罪无可赦。

律师大声嚷嚷,那究竟是在指控她埋了三姑,仍旧控诉他杀了人?

默尔索坐在被告席上,听着人们对友好谈论纷纷,律师让她毫不声张,他的运气由众人控制,作为被告却无力回天插手。

检察官概述了他在四姨死后突显出来的淡漠,对二姨年纪的不为人知等这一雨后春笋切实,在漫天预审过程中,没有发自过一丝沉痛的情义,基于此判断这不是一桩普通的谋杀案,不是一个未经思考、不是当时的准绳情有可原、不是一个值得各位考虑是否减刑的罪名。

是的,默尔索的确没有真的悔恨过,他总是要为将要来到的事,为前几天或前几天的事忙劳苦碌。

但检察官却认定她一直不灵魂,没有人性,他是在振奋心理上杀了祥和的慈母,应该判处极刑。

默尔索成了一个死刑犯。

他只是不乐意依照大家的想法附和的人,就像他的女友玛丽(Mary)总是问她爱不爱她,默尔索的作答只有一个:说这么些问题毫无意义。但她内心自然领会,只要她说爱,女对象一定会很愉快。

看完《局旁人》,想起北岛的诗:

对于世界

本人永久是个陌生人

自己不懂它的言语

它不懂我的默不作声

我们交流的只是一些轻蔑

犹如相逢在镜中

——北岛《无题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